帕加尼中国-凯时国际

珍娜·露露布莉姬妲与荷拉齐奥·帕加尼连手打造创作雕塑珍品全球首次亮相
2017-07-04
  • 珍娜·露露布莉姬妲于罗马庆祝生日
  • 由珍娜·露露布莉姬妲与荷拉齐奥·帕加尼共同创作的雕塑品首次全球亮相
  • 全数收益将会捐给意大利罗马生物医学大学基金会与阿根廷卡希尔达慈善基金会

 

罗马,二零一七年七月四日讯/ 罗马与世界共同庆贺珍娜·露露布莉姬妲的生日,并向她致以敬意。这位美丽的化身在电影及艺术界都受到世界公认与喜爱。在这位女星的生日之际,罗马的孔多蒂街将会对外封闭,让宾客走上托洛尼亚宫的红毯。此次盛宴约160位宾客前来赴会,晚间将会带来珍娜·露露布莉姬妲与荷拉齐奥·帕加尼的携手创作,这是这件珍品的全球首次亮相。

 

珍娜·露露布莉姬妲(gina lollobrigida)是全球知名的电影女演员,与此同时她也是一位摄影师与雕塑家。事实上自1959年起,这位女星就将对演艺事业的专业与热情用在了摄影上。在1973年,她第一个作品——italia mia,获颁“nadar”奖项的年度最佳摄影书籍,拥有超过30万本的全球销售量。在珍娜的人生当中,她时常去旅行,从中触及多样的景致、国家及文化,记录人类文化的多面向,从世界的南端到丰饶的西部,从亚洲最遥远的角落到这个星球最有力量的地方,珍娜转为独具灵魂的摄影家,超越表象于弱小处看到真诚,于贫困处寻求伟大,并于苦难处喜获灵动的双眼。

 

珍娜·露露布莉姬妲创作和出版了六本摄影书籍、三本雕塑书籍,同时还拍摄了三部纪录片作品——用35mm镜头分别于斐代尔卡斯特罗、英迪拉甘地和菲律宾拍摄。在1980年她荣获“巴黎金奖”的摄影作品于卡纳瓦雷博物馆展出。法国世界报写道:「珍娜·露露布莉姬妲独具卡蒂埃-布列松之眼,她具天赋,充满生气,作品极具张力,她真是一位优秀的艺术家」。艺术评论家philippe daverio 把她称为“疯狂的天才”,对艺术家的深刻描述:「这位天才以某种创新的才能面对各种挑战,而这就是珍娜·露露布莉姬」,且仍然「珍娜告诉我去看看其他人们,探索观察并发现世界,跳脱书本会来得更好,不是对每个人,是只对那些可以真的看透的来说」。她已经阅历无数,搜集如同整座广大的图书馆,汇聚表达、语言、双眼、脸庞、人群、灵魂的不同的飨宴,永远刻划以友善、同情、人性、真诚,但对于那些可以真正感受到的人,有着强烈的情绪渲染。

 

摄影及雕塑的转变进入一个中间阶段,这可能是天才的个人诠释和对摄影的控制力。她把相机变成刷子与凿具,早在30年就使用摩登相片处理软件,创造出前卫的影像蒙太奇组合。“《天真的魔力(magic innocence)》这本我在1993年出版的书,非常复杂但又使人惊喜地着迷。其中我必须花费整个晚上在阴暗的房间,钻研不同的技术与技法,达到每一张影像都像是手工重叠。”

 

在她的艺术领域中,被授予过不少非常具有声望的表扬——法国荣誉军团勋章,于1992年前法国总统密特朗颁发;终生成就奖于2008年华盛顿颁发;2003年她的作品展览于莫斯科的pushkin、法国博物馆(monnaie de paris )和凤凰剧院(venice opéra);雕塑品于2004年在pietrasanta展览。除了上述事迹,她被公认为是杰出、不拘一格的艺术家、细致的雕塑家及具天赋的摄影师。亨利·查皮尔(henri chapier)曾说道:“珍娜·露露布莉姬妲成为一个摄影师,决不是因为一位明星一时的兴起。”

 

珍娜认为荷拉齐奥·帕加尼是一位“具有智慧、全然的艺术家”,但除此以外,“他更是一位朋友”。这两位能结合现实与想象的艺术家一起构思出一个灵动的雕塑品,一个能够展现崭新科技结构与材料以及工艺的绝佳组合。

 

“我告诉我自己:这太棒了!她就是对的人——珍娜!”这是当荷拉齐奥·帕加尼听到珍娜·露露布莉姬妲,这位世界知名的意大利女星邀他共同打造一个艺术品时,发出的由衷感叹。“和这样一位兼具时髦、果断、美丽的艺术家,一位真正的艺术标杆一起创作和共事,是很令人着迷的。我感到非常的幸运。”所有合作始于一封珍娜寄给荷拉齐奥的信,告诉他自己的想法,一个已经存在于她心中的雕塑品。两位开始进一步认识,彼此欣赏对方的工作与天赋,都热爱美丽的事物以及视觉及平面艺术。

 

在初次见面过后,珍娜带来一些雕塑品的草图设计。其构想的轮廓繁复且蕴含意象:一个能融合pagani的风格及其以往雕塑作品的优雅美妙,一个人类灵魂张力的集合。如同最大限度自由的飞翔之姿,悬浮于空中。轻盈、细致、舞动。

 

雕塑品是一个动作延伸,非单一个静态的作品,从地面往天上触及,高尚风雅随之体会,因而尽释了车辆每一层概念,不仅只是一如常往的交通工具,是可以作为一种情感的诱发,延展到天际,透过触发的情感进而提升内心感受的丰富,这份感官体会如同乘坐pagani车辆即刻带给你的感受。我们回到2003年,荷拉齐奥本身,当在设计手绘huayra的时候,从飞机起飞带来的灵感,使huayra的整体线条唤起对机翼的联想。

 

珍娜和荷拉齐奥,两位超完美主义者,不停的审视想法与分工,珍娜钻研在女性雕塑品上,荷拉齐奥则是专注在车辆,「我们在罗马珍娜的家里见面,把用合成木及黏土车子作结合」,由于雕塑品必须从单一块状物雕塑下来,因而荷拉齐奥和珍娜全神投入在雕塑品的女人像及车子的完美比例,接而制成了女子的石膏像和最初的铝制车体模型,用一个玻璃材料当底座支撑两个雕塑品。

 

由此车辆为pagani车型的轮廓,非决然是zonda或huayra,而是呈现一台pagani,有着她代表性的线条和弧线,特别是在前部和后部,为pagani更显而易见的经典元素。

 

关于女性的身姿,另一方面是一位有着飘逸长发的动人女子,看起来像极了珍娜·露露布莉姬妲年轻时候的样子,美丽升华直到天际,恣意莞尔于其一生。

 

「最大的挑战出现,是当我们开始讨论到用在最后成品的材料,使用大理石或铜太过简单,尺寸小于一公尺,我和珍娜都觉得这辆车必须体现尖端的科技,有别于以往的雕塑品」,让此作品化为宝石,荷拉齐奥和珍娜,检视了无数材料和技术「女子人像我们使用钛,一个困难的制材要达到石膏班的延展;车辆来说 用整块铝会太过简单,这就是我想到用不同厚度的航空铝材来作打造,用1毫米的碳纤维做结合,这将会带来很多需要以手工完成的工作,每一个组成物都要进压力炉烤制,就如同我们在打造一台pagani一样」,荷拉齐奥继续说着:「要营造一个轻盈的意象,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玻璃,六个月以来我们研究了很多方法,包含以玻璃为根基用穆拉诺(murano)制成,但在这个尺寸下,光想象就不可能达成,因此我们选用强化玻璃、铝、碳钛合金─pagani专利材料,根基的制程不需太过钻牛角尖,但仍需要相当多的审视结构和计算」,当成品已诞生时,荷拉齐奥仍不满意作品的比例,因此他要求重新打造多10公分大的车子工艺品。

 

另一方面,珍娜,用小的工具和小的凿具,工艺细致的打造以钛制成的女性人像,润饰最微小的细节,考究雕塑的最轻盈比例「珍娜是一位有着极大天赋的女人」,荷拉齐奥补充道:「她非常出色,她可能是全球知名如好莱坞的女星,但她实际上更是一位画家、雕塑家和摄影师」。